堕落的光耀

往事知多少

【小废物】男孩x男人

之前看到的梗。有空就更一点罢。

小废物

1
男人从路上捡回来一个小家伙。

2
葬礼归来,说是葬礼也不对,来的人不过三两个,一群人围在公共墓地前一站,刷刷手机看两眼,就散了。
也只有男人,穿上一身黑西装,格格不入,却又是唯一一个真正像参加葬礼的。远处隐隐有哭声传来,伴着纸钱的灰烟在这儿打转,最终融入土中。

3
去世的是一个朋友。
但是他还有一个孩子,却令人惊讶。他没有结过婚,也洁身自好,若不是遗嘱亲手给了他,他怎么会信。只可惜只交代了孩子,什么也没有解释,甚至没有让他抚养的意思。
好奇心害死猫,但男人仍然决定瞧一瞧。

4
这一瞧就把人瞧回来了。
找到时男孩被人揍得鼻青脸肿,缩在墙角一边哭泣一边干呕,一点也没有他父亲的影子。
男人本打算转身就走。
在这时看到那转过的小脸,有点愣神,鬼使神差赶走那些围着的毛孩,蹲下来将人拢入怀中,不顾那一股难以言状气味。
男人说,你要不要和我回家。

5
男孩和男人回了家。
男人家不特别大,也不温馨,可是男孩却突然安心下来,似乎遇见了以后的生活,没有欺凌没有饥饿。也许是因为挂在衣架上被蹭得一条条灰的西装外套,也许是因为路上温柔的爱抚。
洗澡水整整换了三池,男人想着,麻烦钟点工了。
热气腾腾中,男孩面庞清秀,如果璞玉洗去污浊。男人有些动神,在男孩额间留下一个轻轻的吻。吻你是因为喜欢你。男人解释着。

6
男孩记住了。
他想,那他要将所有吻留给男人。

7
男孩十二岁,男人二十三。

8
什么?
男人听见卧室的声音,提高了音量。男孩在洗澡,不知什么时候起,他就不敢在外面卧室等他,顺带悠悠闲闲抽根烟。浴室是半透明的,自己住没怎么觉得,后来看到男孩在朦胧中的身影,像是一点火苗,什么都点起来了。而他也只能在门打开后,在发顶留下亲吻,很轻很轻,没什么感觉,似乎只擦过发丝。
卧室里又传来一句,大声了些,但仍旧模糊。

啊。

兔子生活在森林
吃美味的青草
城市的狐狸不小心闯入森林
然后忘记了自己是只食草动物

唐六【beta之光】【abo世界观】

2017-07-05 20:59:26

别想了怎么可能会有车呢。

狗作者的纳米小说

可能雷。

        abo,三种性别,按道理不应该出现男女的区分,很奇怪,它就是那样存在了。比起对于性别无所谓的ao,b们似乎更有选择的余地。

        酒吧。

        属于工蚁b们的酒色场所,糜烂的气息充实着这里的每一个角落,人们举杯邀上床,低头思猎物。昏暗的灯光,暧昧的小调,偶尔传来几声压抑的喘息。

        诱惑的莉莉丝打造的专属乐园。

        因为同为b,似乎两性在这时起了些作用,人们总是觉得,似乎那些身材火爆的妹子因为雌性性征的突出,似乎自己占据上位成为更容易的事情。这当然不是一个刚成年的猎手所知道的东西,小猎犬只是沉默地坐在角落,任由自己融入在黑色中,想要窃取点所谓【潜规则】和【情报】。但是现在她知道了。“嘿,你知道吗?”隔壁座的男人低声向同伴抱怨“你不是知道的嘛,就是那个【如果妹子是个巨乳那么一定不是大j.j女孩】。”“所以如果遇到一个一定能将对方拿下,展现男b的雄风”

        拿下?听见男人的话语弥生陷入沉思,约摸的意思不难猜出,也许应该按照对方说的找一个身材火爆的女孩或者女人。没有觉得性别不对,也没有觉得自己岌岌可危的贞操危机,只是觉得理所当然。旁边的男人还在嘟囔什么已经不重要了,环顾四周,那个符合要求的“猎物”出现了,有一头金色的头发,还有白大褂下隐约看出的曼妙身材。猎犬扯扯衣领,向着“猎物”出发。

        隔壁桌的男人趴在桌上哭泣,“我也是这样以为的……可是……可是我被操了整整一个晚上!”

         传言并不一定可靠。可惜来不及了。

啊……

想写百合。
妹子们啊……。

【微狡宜,主宜野】Glasses

说是狡宜不如说是对宜野的热爱,试图唠唠叨叨写点东西。

终于想出一个标题系列

(一)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而眼镜,是那阻隔窗外视线的墙。

如果说摘下眼镜的世界由于近视和闪光变得光怪陆离,组成幻境的灯光忽大忽小,人群的影子被埋没在黑暗中,世界仿若只有自己一人的话,那么带上它时,那清晰而绝望的世界,带着匆匆忙忙的人们,将寒意渗入肌肤,只剩下一片眩晕。

似乎摘下就可以逃离时间,消失在人界。

可惜的是,宜野那好极了的视力,使得那副眼镜不过是堵糊了玻璃纸的墙,隐隐遮盖了主人晦暗的内心罢了。

(二)

志恩不愧为情报女神,早在事情有一点踪迹时似乎就已经察觉,只是不曾说出,想着那天当个底牌拿出来溜溜,逗逗宜野这块死木头。很不幸,她当然是成功了,只不过反应强烈的宜野不是因为极度的羞耻,而是因为一些保守和十分的严肃。

当然,对于这个调侃,狡啮一点反应也没有。

志恩突然就觉得有点丧气,那略微疑惑的心情忽视了那刻板的年轻监视官许久的沉默。

在很长一段时间的静止后,那如雕塑般的人终于在屏幕后动了动,仿佛被石化的身体渐渐破碎,露出里面不堪一击的柔软来。他静静的待着,然后伸手摘下了眼镜,放在了一边,揉了揉紧皱的眉间。

志恩猜对了,但她忽视了这个年轻人,早已将那一点说不出的内心深埋,不质疑,也不相信,连同过往的记忆,一起埋葬于记忆暗淡的尽头,像个固执的孩子,将讨厌的玩具远远退开,连面对都不敢面对了。

(三)

所有人都知道,宜野有一双像他父亲的眼睛,温柔却不多情

只是这双眼睛,现在深藏于那副平光镜后,只剩下那反光的镜面,和似乎永远都担忧着的眉头。他仿佛只是一个严厉的上司,顶着年纪轻轻的身躯,偶尔却像一个年段长那样,婆婆妈妈,事儿多。

但是很少人知道,他的父亲是谁。

眼睛的事大概是哪个无趣之人从哪听到传出去的,越传越烈,但那些知道他父亲是谁的人,却是越来越少。

安全局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从来不是。也许今天对酒当歌,明天只剩一人借酒浇愁。

从小缺失父爱,当父亲和自己又在这样的地方团聚,又如何?

【他不是我父亲。】

父亲应该带着孩子去游乐园,或者在暖洋洋的周末懒床,用那胡渣刮刮孩子的脸庞,而不是带着一个危险的数字,做一条随时失去的狗。而孩子只能抱着一颗耻辱的心,一点一点学会在自己的周围建起钢铁铸成的城墙。装作冷眼看着朝夕相处的同伴,努力灌输着【他们不过是工具】的观念,一次次经受外部的打击,然后在受伤中庆幸自己足够坚强。

也许是因为从未想过有一天,那个给予自己血脉的人消失在一瞬,然后痛苦的发现,原来那些铜墙铁壁,都是建在他的基础上。他还没想到再也不会有人问眼睛的事,不会有个嘘寒问暖的大叔,只是突然脑中一片空白,却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就这样没了?就这样没了。

眼镜在一旁,玻璃碎了一地,闪着光怪陆离的色芒。

(四)

有的时候成长起来就在某一个瞬间,没有那种【我是个成熟的大人啦】的喜悦,只有现实沉重的残酷与悲哀。有些人决定将梦想进行到底,有些人放不下心中的信仰和正义,还有些人打碎了阻隔的墙,突然翻出了深处的记忆,正面,然后剖心刮肚,透过那一层层污秽,看到自己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看清,然后看开。

不再被什么所拘束,就那样自由地,活在这个世上。功名利禄,生命与否,都不再重要了。也许是因为丢了什么东西,也许是因为找回了什么。会将他遗留的物品悄悄整理,会在看到她如他当年那般点起一支烟时,高深莫测地笑笑,留下一个叹息。

当眼前没了一点阻碍,那抹温暖的阳光,就那样暖暖的撒下来,待人平静的【前辈】,在历经一切黑暗中,悄然露出一丝光明。

唐六。无题(三)

依旧唐六。大概会有轻微狡宜。ooc依旧是我的,噫嘻嘻嘻嘻。了绝对没什么糖,自娱自乐

无题(二)

1.志恩

虽然办公室恋情一向都并不是十分推崇,但是前仆后继的人也依旧很多。唐之杜志恩曾经嘲笑过宜野木头,明明心里对某位同事有那么一点悸动,但是心中永远公事第一,那副呆板的模样也许只有绑起来丢到那位同事床上才会有些许改变吧。

比起宜野,似乎下手为强,抱得美人归的自己像是人生赢家。

但也只是似乎。

爱情宾馆暧昧的粉色灯光下,那人比以往红润微肿的唇瓣,光洁后背的红痕,颈旁浅浅当然牙印,都在诉说着之前曾发生的事。挫败感一时涌上心头,然后转化为使人失去理智的怒火,直到口腔中充满了腥甜的血味,直到在人身上留下斑斑点点有些狰狞地痕迹,直到人因为疲倦沉沉睡去,然后,留下燃烧心脏后的一片灰烬。

一夜无语,谁也没有任何解释,也许是对方不愿,也许是自己不敢,对其视而不见。突然就开始怀疑,也许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也许应该像宜野那样,被条条框框拘束着,不会有任何可能,也不想有。

为了泄愤或是其他的什么,志恩点下了删除键,看着满屏那人的身影化作碎片,一张一张,举手投足。突然有种如果对方死在了某场任务里也不错的想法。

死人总是最美好的,不是么。

但在屏幕恢复最初时的模样后,什么阴暗或者美好的想法都不复存,仿若一张白纸,只有数据的点点蓝光,给苍白的脸色抹上一层光彩。

宜野用痛苦与绝望涅槃,而她呢,什么也没有,有的大概只有及早收手,趁着还未彻底沦陷。

只是做情人似乎也不错,不过却再也没有那颗跳动的真心。

唐六。依旧自产粮自娱自乐

依旧唐六。剧情向,依旧不看前面也无所谓。自产粮自消化,大概讲星星死后一小段,顺带搏看官一笑

(一)

   安全局。

   所谓离真相最近的地方。

   不仅仅指案件的事实,有时还指……一些所谓世界的【真相】。当然,作为一个成长在西拉比掌管中的公民,除了那些存在于【之前】而晓得【真相】的老人,这些血中还有一丝温度的年轻人,总要为此付出一些代价才能摸索到一点模糊的痕迹。

比如一个扑朔迷离的案件,一个同伴的消失。

也许之前可以不闻不问,不听,不看,不说,总能偏安逸偶,但是一旦有那么一个重要的人,一下子,各种猜想,便涌上脑海,使人不禁在没有窗的阴暗房间中,湿透了衣襟。

(二)

     国安局刑事科第一分队。

     不安的气氛已经从办公室的门缝中隐隐泄出,即使那排气扇吱呀不停转动也无法使房间内底气压好转一分。

     当志恩打开那透明玻璃门时,已经是这样的景象。主位上的男人紧缩着眉间,文件看得飞快,但是那眼中的忧愁似乎提示着没有什么头绪。

     然后是小猎犬。

     原本一丝不苟的穿着,在往常往往能引起人撕扯的欲望,而现在却是皱巴巴的。大概是很久没有洗澡了吧。没有任何的厌恶,只是有些心疼。

     看着那眼底已经有些青色却仍旧坚定到如虚空的眼睛,最终还是忍不住悄声靠近,在眼角落下一个小心翼翼的吻。

然后才想起,会在发现后吹口哨的人,已经不在了。

(三)

 

    虽然说是意料的事,但是当【真相】提起自己的一点裙角时,人们仍会惊叹,有的甚至愤怒,然后在真相的拳脚下,默默地臣服。

    但是也许还是有那么一些人,仍想再看一眼,或是干脆拔下那内里已经满是补丁的裙子,看看里面是否其实是一个上了年纪的阿婆。

还有一些人,是从中想到了些什么,珍爱起和所爱之人的分分秒秒,却也是深藏不漏,似乎没有什么马脚。

弥生突然发现志恩开始粘起人来。虽然还是那么一副仿若魔女一样诱惑,如罂粟般令人着迷的指尖,伊甸园的苹果那鲜艳的唇,可有的时候却像只大型猫科动物,看似慵懒地赖在身边。不仅仅是这样,有次竟是将人按在墙上,美名其曰【完成最早没完成的事】,却是将人吃干抹净了。

弥生突然深刻意识到,志恩那和众人没脸没皮口头上的毫无廉耻,却是用到自己身上来了。可当那一头金发被纤细的手一撩,露出来比常人白上几分的脖颈,低头漫不经心地点上薄荷烟,烟雾缭绕中,那抹红唇和胸口的波涛看起来那么魅惑。然后自然忘了之前的事,只能等下一次【深刻意识】了。

却是一点也没有发现那在光鲜的表面下,那隐隐约约的不安。

日子仍旧很忙碌,却给人了一点喘息的时间,真相仍旧在被一缕一毫的被解开,没有过度的放纵,但还有一抹温情。


大概算是可能进入主线也可能没有反正也没有大纲胡扯所以当做独立的片段一点一点的其实说真只是想写这对因为全世界都萌六唐而我萌唐六的感觉太糟只好自己发粮。

哪天开心了写芽衣x琪亚娜吧,唉官方都是琪芽就我……唉。

来自辣鸡作者韩煜隤的碎碎念

 

唐六。自产粮

单纯看没有人写这对所以悄咪咪自娱自乐。

别问我六唐,那个逆了。

估计没人看,所以也没肉,小学生文笔就安慰安慰自己。

ooc是我的,人是原著的。

无题。

(一)

1.唐之杜志恩 

对于唐之杜志恩,弥生绝对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不仅仅是她的恋人,她的甜心,她的心肝小宝贝儿,更是想要将她搂在怀里好好疼.爱的人。

这是曾经从未有过的事情。

原本庆幸身为潜在犯的自己成为一名分析官,虽然仍被剥夺了自由,但比起那些在外面奔波,作为猎犬的执行官安全,或者永远面对白色墙壁进行不知何时结束治疗的人要好得太多,旦当那只黑色的小猎犬出现在她的视线时,她突然就想提个申请,好站在冷酷的她身边,看她执行任务那英姿飒爽的身影。

申请被驳回了,毫无疑问,安全局需要她,执行官监视官需要她。

唐之杜志恩第一次觉得自己骄傲的情报能力是多么多余。但是她很快振作起来了,因为打开监控,将小猎犬的身影一张张截过去。世界是多么美好——志恩看着屏幕上的身影默默想着。

2.六合冢弥生

新的工作。一切仿佛都将重归于好,自己获得了部分的自由,虽然这份工作有一定的危险性,旦那并不算什么——不是吗?

只有一点有些奇怪,不论自己在做什么,只要一出门,那种被盯上的感觉就越发明显。并没有什么敌意,就是感觉……自己像是被人用炯炯的目光脱去一件件整齐的衣裳,最后赤裸地站在对方面前。

说白了就是性.骚扰。

这是很奇怪的事,因为她竟然找不到一个怀疑对象,或者说,怀疑对象看起来一点都不值得怀疑。

那个对象就是分析官“情报女神”唐之杜志恩。

说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值得怀疑,不仅是因为她性感却又如高岭之花,只可远观,更是因为——

她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她。

即使是送文件,也只是丢下就走留下一句清冷的“签了吧”“明天交”这样简短的话。

越是疑惑,想得越多,自然关注的更多。原本只是想寻找蛛丝马迹,但最后却记住了对方的点点滴滴。比如抽的香烟定是薄荷女士烟,香水的味道,工作后感到疲乏时的动作……有人视奸自己的事早就变为一种习惯,然后忘记,满脑子只剩下那金发女郎走路时飘起白褂的衣角。

完了,自己大概有些喜欢她。有些烦恼地按了按太阳穴,大概这会是一趟无疾而终的爱恋吧。

当然那是不可能的。不久之后,在唐之杜小姐的办公室里,猎犬弥生被那双漂亮白皙的手压在了墙上,胸前是柔软无比,一览无遗的两白兔,耳边是人呵气如兰的轻声爱语。

“我喜欢你。”只听到这一句大脑便罢工了。

3.唐之杜志恩

暗搓搓欣赏了几天小猎犬可爱的身影,屏幕前烟雾缭绕之中志恩突然发现自己所做所为是多么像一个变.态。

那会拿不下美人的,志恩看着屏幕上的身影默默想到。

于是她付出了行动。

原本只要一个邮件解决的问题非要打印出来往一系送,文件什么的更是不传给宜野木头传给小可爱。旦除了增加见面机会似乎什么进展都没有每次见面憋了半天也只吐出几个字就匆忙离开。

真是挫败。

于是便开始有些自暴自弃起来。趁着和人在办公室独处时一把将人按在墙上对人表白。本想着如果看到厌恶的神色就松手表示开个玩笑,从此便做个三好同事,然后,她就看到美人儿那跟机器一样面无表情的神色开始破裂,耳尖和脸上泛起红晕。随着泛起的那抹红色,志恩心里炸开了花,仿佛新年烟花会上的景色。

然后她就听到那最美妙的话——

“我也是。”

——————————TBC


路边一条狗
学会了用后肢走路
路过一只猫
依旧四肢漫步
狗试图嘲笑猫
然后一个不稳
四脚朝天倒在地上。